农村信用社七十年之嬗变

图片名称

作者:

吴红军

图片名称

来源:

金融博览

2021/06/08 14:36


自1951年第一次全国农村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中国农村信用社已走过了七十年的历程。七十年来,我国农村信用社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发展历程,从人民公社、生产大队时代,到改革开放后由农业银行代管,再到“行社分家”,从服从计划经济体制到服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支持农业生产到服务乡村振兴,农村信用社的发展伴随着中国改革的持续深化。

破茧而出的新生阶段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百废待兴。1951年5月,为尽快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第一次全国农村金融工作会议研究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普遍试办各种农村信用合作组织。1953年中共中央通过《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 的决议》后,农村信用社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到1957年底,全国已建立了88368个农村信用社,覆盖了全国80%的乡镇,共发放了9.5亿元贷款, 为解决当时农业生产所需资金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然而此后20年,农村金融事业发展却较为缓慢。

农业银行管理与人民银行托管阶段

1978年,中国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农村金融发展也揭开了新的篇章,农村信用社重新焕发了生机。1979年2月,国务院发出了关于恢复中国农业银行的通知,决定恢复中国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归农业银行管理,实现了专业化发展。1983年,中央1号文件《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明确指出信用社应坚持合作金融的性质,恢复农村信用社“三性”,即组织上的群众性、管理上的民主性、经营上的灵活性。但是,由于归农业银行管理,农村信用社“官办”性质浓厚,“三性”特点没有得到充分体现,没能更好地满足当时农村经济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直至1996年8月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农村信用社合作金融的性质和地位,明确提出农村信用社与农业银行脱离行政隶属关系,农村信用社由中国人民银行托管。

“行社分家”理顺了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多年以来分割不清的业务关系,农村信用社开始成为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的企业法人,农村信用社走上了合作制的轨道。由此,当时全国5万多个农村信用社和2400多个县联社成了独立的“民办”合作金融机构。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和我国通货紧缩,国家高度关注金融行业的风险控制,为提高银行安全性,四大国有银行逐渐收缩县级以下机构,又由于当时邮政储蓄“只存不贷”的特点,农村信用社成为农村金融服务的主要供给者。1996年至1999年,农村信用社发放的农村贷款占全国农村贷款的比重达到64%以上。

深化改革阶段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全面推进和农村金融体制改革逐步深化,为了更有效地推动农村信用社 的改革发展,2000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和江苏省政府在江苏全省进行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试点内容包括以县为单位成立具有同一法人、产权明晰、治理成熟的农村商业银行,并成立江苏省联社。2001年11月,全国第一家由农村信用社改制为农商银行的江苏张家港农商银行正式挂牌开业,农村信用社市场化、商业化、股份制改革正式开始。2003年,《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根据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对农村金融服务提出的新要求,确立了以产权制度改革为核心的农村信用社新一轮改革目标。同时,摒弃了以往“一刀切”的做法,允许经济比较发达、城乡一体化程度较高、信用社资产规模较大且已商业化经营的少数地区组建股份制银行机构。同年,中国银监会成立,负责监管农村信用社。2004年,农村信用社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至2007年,省级农信联社全部建立完成,将农村信用社管理交由地方政府负责的改革目标已经实现。同时,县级农村信用社在金融监管部门与各省联社带领下,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大都因地制宜构建了新的产权关系,完善了法人治理结构,“银行化”“市场化”改革取得了重大进展。截至目前,在全国农信系统中,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和安徽、湖北、江苏、山东、江西、湖南、广东和青海8个省份农村信用社改制成农商银行的目标已全面完成。除此之外,浙江、山西、河南等省农信机构也进入改制收尾阶段。

农村信用社经过近20年不断深化改革,农商银行机构数量不断增多,农信系统资产规模不断扩张。截至2020年底,我国农村商业银行共有1539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量的33.45%,比同期农村信用社(616家)和农村合作银行(27家)合计数量高出一倍多。2005年,全国农信系统(仅包括农村信用社、农商银行和尚未组建的农村合作银行)总资产合计37206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9.93%。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农村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商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为437376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比重为13.27%。与此同时,农信系统也涌现出了众多“全国标杆银行”。截至2020年底,资产规模突破万亿元的农商银行有4家,分别是重庆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1359 亿元)、上海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0570亿元)、北京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0293亿元)和广州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0279亿元)。在资本市场,重庆农商银行于2010年12月成功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公开发行股票的农商银行,之后的10年,陆续又有9家农商银行成功实现上市(含A股和H股),分别为江阴农商银行(2016年9月上市)、无锡农商银行(2016年9月上市)、常熟农商银行(2016年9月上市)、苏州农商银行(2016年11月上市)、九台农商银行(2017年1月上市)、张家港农商银行(2017年1月上市)、广州农商银行(2017年6月上市)、紫金农商银行(2019年1月上市)和青岛农商银行(2019年3月上市)。其中,重庆农商银行已成功实现A+H股上市。中国证监会最新消息显示,已核准瑞丰农商银行IPO申请,该行也将成为浙江省首家上市农商银行。农商银行发展联盟就是在农商银行业蓬勃发展时期应运而生的。截至2020年末,农商银行发展联盟共有100余家会员单位及11家观察员单位,会员单位覆盖全国24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总资产规模超过10万亿元,占全国农商银行业总资产规模的三分之一,多数会员单位在管理水平、业务创新、营利能力等方面处于各省银行业领先地位,三分之一的会员单位是中国银保监会认定的“标杆银行”。在农商银行业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资产质量也在优化。2004年末,农信系统整体不良贷款率为23.10%,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下降到了3.70%。

2017年,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部署。2019年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确立了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我国农村金融的定位、要求、目标和原则。2021年,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后,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这是“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开局“十四五”,农信系统踏上了新的征程。首先,回归本源,注重业务本地化,下沉服务重点,推动普惠金融,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金融需求。其次,不断完善治理机制,按市场化原则培育合格股东,推动基层农商银行、农村信用社通过不断充实资本、完善法人治理等措施成为真正的现代农村金融机构。最后,不断提高创新能力,激发自身发展活力。随着中国经济结构面临调整,利率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及政策导向下竞争性农村金融市场的逐步构建,农商银行和农村信用社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如何最大限度激发自身创造力,在营利能力、资产质量和内部管理等方面取得新突破,这是“十四五” 期间农村金融机构应该着重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