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农商银行联盟官方网站!

中国银行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国家外汇管理局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 农商银行发展联盟  黔ICP备15016322号 

热线:010-82102988      邮箱:nsbank@rcbda.cn

办公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长岭北路会展商务区TB-1 贵阳农村商业银行29层
北京联络处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气象路南 金地华著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资讯分类

年终盘点 | 十大事件看懂农商银行业的2019

作者:
来源:
今日农商行
2020/01/06 14:45

许多人都说:“这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这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而这即将过去的2019,对于农商银行人而言,或许只是飞速发展与变革中的又一年。

这一年中,许多关乎生存、关乎成长、关乎命运的大事在这个充满朝气和活力的行业继续发生着。

作为忠实的观察者,我们为有幸目睹行业的蜕变感到骄傲,也对这个行业的未来一如既往充满期待。

在此,《今日农商行》团队也选出了自己心目中这一年对这个行业影响最深远的十大事件。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一年!

1、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

1月14日,为推进农村商业银行更好的地回归县域法人机构本源、专注支农支小信贷主业,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专门制定了4大类15项指标进行监测和考核,明确了“农村商业银行发展方向、战略定位和经营重点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

这份开年重磅文件不仅准确把握了近年来农商银行业发展出现的困惑、迷茫以及部分机构偏离市场定位、盲目跨区域经营的现象,也为行业指明了前途和方向:农商银行的优势依然在于本地,在于传统信贷业务,在于“小而美”和“专而精”。

2、降准

5月21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指出,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应将降准资金全部用于发放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加强当地县域金融服务。人民银行将相关情况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

《通知》称,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农村信用社档次,分三次调整到位。即:自2019年5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自2019年6月17日起,再次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自2019年7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基准档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8%。

此前,人民银行于5月6日宣布,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3、省联社改革

2月11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对省联社改革及其职能作出了新的要求:“积极探索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路径”“淡化农村信用社省联社在人事、财务、业务等方面的行政管理职能,突出专业化服务功能”。这为省联社下一阶段的改革指出了较为明确的方向。

省联社改革是近些年农村金融领域的改革焦点话题。2016年到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先后提出“开展省联社改革试点”“抓紧研究制定省联社改革方案”“推动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但具体的改革模式、省联社未来应担当何种角色等问题,一直是相对模糊的。尽管本次发布的《意见》仍未对省联社改革模式进行指导,但职能与改革模式之间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明确提出淡化部分行政管理职能、突出专业化服务功能,这在省联社改革进程中已属突破。

4、小法人兼并重组

4月,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出席会议时表示,对高风险法人机构,不直接破产退出,要探索推广引入新股东或由其他法人进行兼并重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要“有生有死、有进有退”,必须要建立退出机制。但退出不是简单地破产,而是要靠其他好的机构兼并重组等来实现。这样农村金融机构才有生机和活力。

6月29日,由广州农商行战略投资控股的潮州农商行正式开业。潮州农商行是在潮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潮州市潮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饶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股份制银行业金融机构。该行注册资本为26.33亿元,其中广州农商行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74.4%。

看似只是又一家农商银行完成改制后挂牌开业,不过潮州农商行可是近十年来国家批准的唯一一家地市统一法人,意义非同一般!

从监管层今年在多个场合表态鼓励中小银行通过合并重组化解风险,到潮州农商行这样的地市级统一法人时隔十年再被放行,再结合今年诸如郑州农商银行、佛山农商银行、湛江农商银行等一批市级农商行合并组建开业,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合并重组或将成为下一阶段农信社改革的一大重头戏。

5、贷款逾期90天以上即不良

4月30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将商业银行风险分类对象由贷款扩展至承担信用风险的全部金融资产。同时还明确,逾期90天以上的债权,即使抵押担保充足,也应归为不良。

现行《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对贷款以外的其他资产以及表外项目规定不细致。部分商业银行对投资债券、同业资产、表外业务等没有开展风险分类,或“一刀切”全部分为正常类。

由于商业银行投资的资管产品结构较为复杂,许多银行对投资的资管产品没有进行穿透管理,难以掌握其真实风险。

为此,《暂行办法》将风险分类对象由贷款扩展至承担信用风险的全部金融资产,对非信贷资产提出了以信用减值为核心的分类要求,特别是对资管产品提出穿透分类要求。

现行《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对逾期天数与分类等级关系的规定不够清晰,导致一些银行以担保充足为由,未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债权纳入不良。对此,《暂行办法》明确规定:金融资产逾期后应至少归为关注类,逾期90天以上应至少归为次级类,逾期270天以上应至少归为可疑类,逾期360天以上应归为损失类。未来《暂行办法》实施后,逾期90天以上的债权,即使抵押担保充足,也应归为不良。

同时,考虑到非零售债务人逾期90天以上所反映出的风险严重程度,规定同一债务人在所有银行的债务中逾期90天以上债务已经超过5%的,各银行均应将其债务归为不良。

6、省联社市场化选聘负责人

3月22日,四川农信发布《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市场化选聘主任公告》面向全国市场化选聘省联社主任,且主任岗位实行契约化管理,视经营目标完成情况决定薪酬高低。不仅如此,8月12日,四川农信再次发布招《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市场化选聘副主任公告》,面向全省选聘省农信联社副主任2名。

纵观整个农信系统,负责人采用市场化方式选聘的都极为罕见。像四川省联社这样一个掌管着旗下174家法人机构的省级联社市场化选聘主任级别负责人,可谓开行业先河。不论省联社改革的方案将如何落地,淡化行政色彩、突出专业化服务功能已经成为一个明确的方向。而市场化选聘高管也恰好契合了淡化行政色彩、突出专业化服务这一要求。或许未来将成为更多省联社、农商行效法的方向。

7、又一省完成改制

1月23日,岳阳巴陵农村商业银行正式挂牌营业,标志着湖南省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完美收官,成为全国第六个完成农信社全部改制成农商行的省份。

在此之前,安徽、湖北、江苏、山东和江西5省农信社已全部完成改制。其中,江西农信作为第五个省份于2016年11月完成全面改制。这也意味着,2017年和2018年已经连续两年没有省份完成农信改制。那么,2020年,哪些省份有望继续完成全面改制,告别农信时代呢?目前来看,最有希望的或许是广东、河南和山西。

8、万亿规模

今年6月,重庆农商银行披露,该行资产规模已于日前正式突破10000亿元大关,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村商业银行。

万亿规模什么概念?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银行业法人机构4588家,而只有24家银行的资产规模达到万亿级别,包括:6家国有大行、12家股份行,以及北京、上海、江苏、南京、宁波、徽商6家城商行。

目前,全国头部农商银行中,重庆农商行总资产已成功突破万亿,资产规模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的北京、上海以及广州农商行今年上半年总资产也已分别达到9255.57亿元、8740.34亿元和8533.5亿元,万亿级农商行的队伍在未来2年完全存在扩容的可能!

9、上市

自苏南5家农商行成功实现上市后,已有两年时间没有农商银行登陆A股。

而2019这一年:1月3日,南京紫金农商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上市,成为国内首家登陆A股主板的省会城市农商行。3月26日,青岛农商行在深交所举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上市仪式。10月29日,重庆农商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全国首家“A+H”股上市农商行。

上市,曾经是多少代农信人的梦想。如今,这却成了一年就有几家农商行能成功上市的“新常态”。不仅如此,目前在A股排队上市的农商行还有11家之多。未来,农商行必将成为上市银行的第一梯队。

10、中小银行改革

11月6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九次会议指出,“要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从根源上解决中小银行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同时称“当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要注意推广一些中小银行经营管理中的好经验好做法,改进中小银行的商业模式。”

此前金融委第八次会议的相关表述是“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将资本补充与改进公司治理、完善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下沉重心、服务当地,支持民营和中小微企业。”

临近年末的金融委两次会议释放出极为重要的政策信号,再结合此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以及央行、银保监会的发声表态都可以看出,2020年,深化中小银行改革,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将成为金融领域工作的重中之重。而这其中,农信社改革则有望成为最大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