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农商银行发展联合会官方网站!

中国银行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国家外汇管理局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 农商银行发展联合会  黔ICP备15016322号-1 

热线:010-82102988      邮箱:nsbank@rcbda.cn

办公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长岭北路会展商务区TB-1 贵阳农村商业银行23层
北京联络处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气象路南 金地华著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资讯分类

上市农商行2018年报点评:整体实力增强 新规助推审慎经营

作者:
宋珏遐
来源:
金融时报
2019/05/27 13:56

随着青岛农商银行2018年年报发布,10家上市农商银行2018年业绩情况得以全部展现。根据年报,上市农商行整体实力有了进一步提升,多数上市农商行在2018年营收增速大幅提高,净利润保持稳定增长,资产质量也趋于优化。而与往年不同的是,近一年来陆续出台或实施的监管新规、新会计准则等给上市农商行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已在年报之中逐步体现出来。这有利于投资者等外部监督主体能更理性、客观掌握农商行业绩全貌,也必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农商行未来的经营选择。

数据资料

营收大幅增长指标增速对比关系变化

根据年报,上市农商行整体营业收入在去年实现大幅增长。与往年营收、净利变动幅度较小不同,多数上市农商行在2018年营收增幅达到两位数,盈利能力有所提升,营收、净利的增速对比关系也悄然出现变化。

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广州农商行的营收增速最快。2018年,广州农商行实现营收206.67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了53.33%;同时,该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也突破两位数,同比增长14.32%至65.26亿元。针对于此,广州农商行在年报中表示,该行的生息资产结构调整、付息负债日均规模缩减且付息率下降,促使利息净收入增长13.49%,这是营收、净利表现强劲的主要原因,此外得益于交易净收入等数额的大幅增长。

与此同时,常熟农商行、无锡农商行、紫金农商行和青岛农商行的营收和净利的同比增速也都超过了10%。特别是在今年3月份上市的青岛农商行,2018年营收、净利的绝对值位列A股上市农商行首位,营业收入较2017年上涨22.75%至74.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利润则达到24.19亿元,同比增长13.23%。而江阴农商行的净利润尽管未实现两位数增长,但27.09%的营收增幅和6.05%的净利增速也是该行近些年的最好成绩。

相较于上述机构,重庆农商行在业绩增长方面则稍显疲弱——2018年,该行实现营收260.92亿元,同比增长8.85%;实现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90.58亿元,增幅仅为1.37%。而九台农商行更是“意外”地出现了“双降”,两指标分别较前一财务年度下滑了13.7%、22.96%。对此,九台农商行解释为,来源于子公司的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证券的净收益等数额的减少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该行的业绩表现。

进一步对比还会发现,除常熟农商行和无锡农商行的营收、利润增速基本一致之外,其他8家上市农商行在2018年的营收增幅均远高于净利增幅。普遍高增幅的营业收入却未带动净利润的快速增长,这一现象与以往不同。

资产质量指标优化拨备大幅调高

不仅业绩表现较好,上市农商行的一系列资产质量指标也处于持续优化中。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多数机构不良率较去年年初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降低,并有8家机构主动较大幅度地调高了其拨备覆盖率。

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常熟农商行资产质量指标综合最优。截至2018年底,该行在贷款余额大幅增长19.26%的情况下,不良率降低0.15个百分点至0.99%,成为A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个将不良率控制在1%以内的机构;同时,其关注类贷款占比从2017年底的2.66%降低至去年底的1.90%,不良贷款中逾期90天以上部分占比也被降至相对低位。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分别达到15.12%、10.53%和10.49%,同比均有提升。

其他上市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指标也都处于改善状态或被保持在尚可范围内。江阴农商行的不良率降低了0.24个百分点,尽管绝对值在上市银行中仍较高,但确实达到了其上市后最优。截至2018年底,江阴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21%、14.04%和14.02%,远高于监管标准。无锡农商行同样也是资本充足率最高的上市银行之一,其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达到了16.81%和10.44%,不良率也从1.38%降低至1.24%。

另外,多数上市农商行还在2018年主动调高了各自的拨备覆盖率。在拨备层面,最突出的仍是常熟农商行。拨备计提本就较突出的常熟农商行在去年将拨备覆盖率提升了119.09个百分点,达到445.02%。针对于此,申万宏源证券的研究报告称,该行在资产质量指标全面向好时再度大力夯实拨备,是其审慎稳健经营风格的体现。其他上市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虽然没有这样大的变动幅度,但多数也都不同程度地调高了这一指标。截至2018年末,除九台农商行之外,其余9家农商行拨备覆盖率都已达到220%以上,而不再像过去保持这一指标200%的“惯性”。

响应新规在发展与稳健中寻求平衡

年报披露的指标之间本就有各种关联。上市机构可以依据资产质量、资本充足度、对业务风险的预期等决定拨备计提数额,以保证经营稳健和风险可控。这个过程在调整拨备覆盖率的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带来营收与净利增速的相对变动。而由于资产质量、风险阙值以及风险预期的不同,各机构往往会形成不同大小的拨备计提或资产减值,最终造成不同机构的拨备程度以及营收、净利增速大小对比关系的不同。

因此,综合2018年营收增幅均远高于净利增幅、普遍调高拨备覆盖率以及资产减值损失均出现较大增幅等现象,可以判定,上市农商行部分指标变动的一致性已不是机构分别决策所能够形成的,其中必定有规则或政策变动的影响。

在2017年4月,财政部发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与计量》,其中针对IFRS 9(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要求,在境内外同时上市或在境外上市的企业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境内上市企业和非上市企业分别自2019年1月1日和2021年1月1日起施行。与之前的准则相比,这一新准则的主要修订内容,一是将金融工具由原先的四类变成了三类,二是在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时,由原先的“已发生损失法”调整为“预期损失法”以反映未来可能发生的信用损失。结合2018年年报数据及所反映信息,尽管7家A股上市农商行2018年还无须进行准则调整,但上市农商行都对新准则,特别是有关“预期损失法”的内容有了响应。

德勤在发布的《IFRS 9对银行业的影响》这一报告中提出,IFRS 9下的预期损失考虑了未来预期信用损失,选择金融工具生命周期的预期损失,有利于商业银行在经济上行时多计提拨备,这与中国商业银行监管的要求是一致的。尽管我国监管层面对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的监管指标要求定在120%到150%之间,但随着外部监督方越来越关注信用风险对银行的潜在影响,要求提升信用风险透明度的呼声也越来越强。新规则将预期信用损失与拨备覆盖率这一重要的银行专项指标相关联,正是希望机构能在外部监督下,进一步提升其对自身预期风险和稳健经营的关注度。而农商银行机构在这一系列新形势的推动下,也必将会依据经营状况与预期更为积极地调整经营理念、结构与方式,以期寻求到业绩与稳健经营之间新的动态平衡。